慈悲地傾聽

~ 摘自一行禪師所著的〝你可以不生氣〞一書。

慈悲地傾聽,能化解別人的痛苦。

當他人的語氣總是充滿憤怒,那是因為他(她)的內心正滿懷憤怒而飽受痛苦,所以老想把自己的問題怪罪他人。因此,我們難免會覺得聽他說話是件很不愉快的事,而想逃避他。

要真正瞭解與轉化憤怒,我們必須學習慈悲地傾聽與愛語。

有位菩薩是個偉大的人、覺悟者,她能以慈悲心深深地傾聽眾生的痛苦,人們稱她為“觀音”或“阿縛盧枳低濕伐羅”(Avalokiteshvara)——大慈大悲的菩薩。

我們應該學習觀音菩薩般諦聽,才能給予想重建溝通之道的人們一些切實的指導。

雖然慈悲地傾聽可以幫助他人減輕痛苦,但除非你先以諦聽的藝術自我訓練,否則即使滿懷善意,依舊難以達成。

如果你可以靜靜地坐下來,以慈悲心傾聽,只要一小時,就能幫助對方減輕許多痛苦。

傾聽唯一的目的,就是讓對方盡情地抒發內心的痛苦,且要以慈悲心傾聽。

當你傾聽時,必須非常專注,全心全意的傾聽,把整個自己——眼睛、耳朵、身體與心完全投入。

如果你只是假裝在聽,或未以百分之百的心傾聽,對方一定會有所感覺。而無法釋放痛苦。

如果你知道保持念念分明地呼吸,並能持續地將念頭專注在想幫助對方解除痛苦上,傾聽時自然就能保持慈悲心。

慈悲地傾聽是非常深妙的修行,傾聽時沒有評價與責怪,你只是為了讓對方減輕痛苦。對方可能是我們的父親、兒女或伴侶。學習傾聽,確實可以幫助他人轉化憤怒與痛苦。

即將引爆的炸彈—

我認識一位原住在北美洲的天主教女士,她因與先生關係惡劣而痛苦不堪。這是個高學歷的家庭,夫妻雙方都擁有 博士學位,但先生一樣痛苦萬分。

長久以來,他與妻子、兒女都處在冷戰中,完全無法與家人溝通,全家人都在逃避他,因為他就像是顆隨時可能引爆的炸彈。他是如此憤怒,以致無人想靠近,但他卻認為家人都鄙視他。

事實上,他們並未輕視他,只是非常恐懼而已。因為他暴躁、易怒,接近他變成是件很危險的事。

有天,這位妻子受不了了,覺得自己再也無法如此生活下去,而想自殺。但在自殺前,她打電話給一位學佛的朋友,告訴她正準備自殺。

這位朋友曾多次邀她一起禪修以減輕痛苦,但是她都以身為天主教徒,不該修行佛法為由而拒絕。那天下午,當這位佛教徒朋友知道她正準備自殺,就在電話那端對她說:“你口口聲聲說是我的朋友,可是現在你就要去死了,我唯一的請求也不過是請你聽聽我師父的開示,你卻拒絕我。如果你真是我的朋友,請你現在就搭計程車來聽錄音帶,然後你就可以死了。”

這位天主教女士到達後,朋友讓她獨自在客廳,聽一段有關如何“重開溝通之門”的開示。在那一小時或一個半小時裏,她內心經歷了一番深層的轉化,看清了許多事,瞭解她其實必須為自己的痛苦負起一部分責任,而且丈夫也因她受了許多苦,她發現自己完全無法幫助他,事實上,她對丈夫的逃避,反而一天天地加深了他的痛苦。她從錄音帶的開示中領悟到,如果要幫助他人,就必須慈悲地傾聽對方,而這正是過去五年來,她一直無法做到的。

拆除炸彈—

聽完開示之後,她有了很深的感悟,決定立刻回家練習諦聽可以幫助丈夫。但是那位學佛的朋友卻告訴她:“不行!我的朋友,你不應該今天就去做這件事。

慈悲地傾聽是個非常深奧的教法,為了能像菩薩一樣地傾聽,你至少應該先發一、兩個星期來練習。”朋友便邀她參加禪修,以學習更多諦聽的智慧。

那次禪修營為期六天,大約有四百五十人參加,大家一起吃飯、睡覺與修習。

在那段時間裏,我們練習念念分明地呼吸——覺知吸氣、吐氣,以違身心一如的境界;我們也練習念念分明地走路,將自己百分之百的投入每個步伐當中。

練習念念分明地呼吸、走路與坐下,以觀照與擁抱內心的痛苦。

參加禪修營的人不僅要聆聽開示,還要學習傾聽的藝術與使用“愛語”每個人都試著學習諦聽,以瞭解別人的痛苦。這位天主教女士學得非常起勁與用心,對她而言,這關係到她的生死大事。禪修營結束後回家,她內心非常平靜且充滿慈悲,真的很想幫助丈夫移除內心的炸彈。配合呼吸的節奏,如步履從容、心情平靜,並滋養著慈悲心,她走路時保持正念,連丈夫都注意到她的改變。最後,她走近丈夫,安靜地坐在他身旁,這是她五年來從未做過的事。

她沈默許久,大概有十分鐘吧!然後把手輕輕地放在他手上說: “親愛的!我知道這五年來,你的內心飽受折磨,我很抱歉!我知道,對你的痛苦我必須負很大的責任,因為我不但未幫助你減輕痛苦,反而把情況弄得更糟。

我犯了很多錯誤,使你更加痛苦,我真的很抱歉!希望你給我機會重新開始,我一直很想讓你快樂,但不知如何做,所以才會使我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難過,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

所以,親愛的!為了更瞭解你、更加愛你、請幫助我。請告訴我,你心裏在想什麼?我知道你很痛苦,我必須瞭解你的痛苦,才不會一錯再錯。沒有你,我無法做到,我需要你的幫助,才不會繼續傷害你。我只想好好地愛你!”

當她如此說時,他像小男孩般地哭了。

過去曾有段時間,他的妻子脾氣非常暴躁,經常對人大呼小叫,言詞充滿憤怒、諷刺、責備與批評,因此,彼此只有不斷地爭吵。她已經多年未用如此深情與溫柔的方式對他說話了,當看到他流淚,她知道機會來了,多年以來,他一直深鎖的心門,此時再度開啟。

她知道自己必須非常小心,所以持續念頭念分明地呼吸,“親愛的!請告訴我,你心裏在想什麼,我很想學習怎樣做得更好,這樣我就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了。”這位女士與丈夫同樣是知識份子,也擁有博士學位,但他們都因不知如何慈悲地傾聽對方而受苦。

但是那一夜她真了起!成功地做到慈悲地傾聽,前後不過幾小時,兩人就和好如初了,那一夜是他們心靈的療愈之夜。

正確的教法,正確的修行。如果你的修行是正確的、良好的,無須花五到十年,只需幾小時,就足以轉化與療愈內心。

這位天主教女士那夜做得非常成功,她讓丈夫報名了第二梯的禪修營。第二次禪修營為期六天,在結束前,她丈夫也有很大的轉變。在茶禪的活動中,他將她介紹給其他學員;“各位親愛的同修、朋友們!我要向你們介紹一位菩薩,一個偉大的人——我的太太。過去五年中,我十分愚蠢而讓她吃盡苦頭。但她的修行改變了一切,拯救了我的生命。”

接著,夫妻倆說出他們的故事、參加禪修的原因,以及如何在更深的層次上重燃舊愛。當農人使用的肥料不再起任何作用時,就必須換另一種肥料。同樣地,經過幾個月的修行後,還未帶來任何的轉化或心理的安慰,就必須重新檢視自己的情況。為了轉化自己與所愛的人的生活,我們必須改變修行的方法,做更多的學習,以找出正確的修行法門。只要接受、學習正確的教法與修行,每個人都可以轉化自己的生活。如果你很認真地修行,像那位天主教女士一樣把修行當作生死大事,那麼,就沒有任何事是你無法改變的。

 

全站熱搜

妙蓮華心靈諮詢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