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經班12月功課2012/11/30 00:00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又譯《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簡稱《金剛經》,是大乘佛教般若部重要經典之一,多為出家及在家佛教徒日常所誦持的經典。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

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金剛經主要講述大乘佛教的空性與慈悲精神。經旨主要述說第八識如來藏之體性[來源請求],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不斷不常八不中道。並且闡述其體性清淨,不在六塵中了別,因此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由於該經旨在論述成道境界,即無上正等正覺,在佛教中亦為「不可說境界」,故盡管經文篇幅短小,其文字結構仍然晦澀複雜。經文中闡述心外求佛無佛可得,必須躬親體驗才能感悟,而無法透過文字和簡單邏輯推理而得。禪宗以「不立語言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其所證悟內涵與金剛經所述之真實心的體性無二。《金剛經》在禪宗五祖弘忍、六祖惠能以後的禪宗具有至高無上的地位,其影響也隨之源遠流長。

這部經的原題目是玄奘 大師所翻譯的《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梵文vájra-cchedikā-prajñā-pāramitā-sūtra),「金剛 」(vájra)有兩種意義:

閃電:具有極大的快速而又猛烈的威力;

鑽石:世界上最堅硬、最珍貴、最受人青睞的寶貝。

佛教運用「金剛」來形容教法的堅固和能夠破斥外道 ,而不被外道 所破壞。

金剛者為不可壞,非生滅法,非有為法,本就如此,法爾如是。

由於人們認虛為實、認假為真,所以頑固地執著自我和外部客觀世界是真實的,由此造作無量無邊的身業、口業、意業 ,並且受這三種業力的牽引、拖累,以致長劫地生死輪迴 ,經受不可言狀的種種痛苦,始終無法獲得自由和解脫。

在佛教釋義中,金剛般若波羅蜜多,靠著無上智慧的指引,就能夠超越欲界色界無色界 ,最終到達涅槃寂靜 的彼岸,這就是本經題的深刻涵義。

本經緣起

一切的煩惱和痛苦皆由心生。

「解空第一」的佛之大弟子須菩提 尊者向佛祖 請教問題,如何調整與掌控這顆心呢?

修行漸次

眾生與修行者最大的差別,在於眾生執著 四相(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 )而輪迴不斷,而大乘行者能於佛法修行中逐步的捨離於四相的執著,直至證悟原始佛性。

執著四相

執我相:因我執 、貪愛執著而有自我意識、肉身的表相,進而眾生做凡事都以我為出發點。

執人相:因有我相 ,透過五官 受外在境界影響於「識田 」中映射出人的表相,進而產生七情六慾等變化。

執眾生相:因執有人相,因意識、觀念、共業相投,產生團體如家庭、國家、政府、星球等,聚合而居,眾生個體之間有複雜的因緣交錯(執著人相、眾生相者,為法執 ,意即對一切相對變化映射有所執著:我與人、好與壞、善良與邪惡、大與小、黑與白、無明與解脫、煩惱與佛法等)。

執壽者相:舉凡意識、肉體、四大元素等,皆由因緣 所生而不斷生滅,可推至前無始無明與後無始無明 ,永無止盡(執著壽者相,為空執,意即陷於任何種類的相對變化裡於前無始無明與後無始無明之間,無法遁脫因緣假合之有壽之相)。

摒離四相

佛祖 對弟子須菩提 的開示就是:菩薩 、大菩薩們要想獲得身心安寧,首先要修福、度無量無邊眾生,雖然救度了無量無邊的眾生,而心中不能存留我度了眾生的概念。也就是說,菩薩 要去除「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如果沒有去除,就不是真正的菩薩

離我相:首先必須行三大佈施 :財佈施(施予錢財)、法佈施(施予能轉化執著的出世間佛法,或能解決問題的入世間理論或準則)、無畏佈施(施予能使人安心安定的各種作為),去除貪愛執著,進而遠離貪嗔痴 等「三毒 」,認清自我肉身與意念為空虛幻有,沒有值得執著的地方。

離人相、眾生相:修行離我相時,必須利用佛法,循序漸進破迷開悟。因此即便已經離我相 ,但卻會執著於用來離我相的佛法,通稱為法執 ,也就是執有人相與眾生相境界。佛法本質也是空虛幻有。

離壽者相:修行離人相眾生相 時,必須以「空虛幻有」,如同上面所提到的,來對峙相對性的執著與觀念。因此即便已經離人相、眾生相,但會執著於用來離人相、眾生相的「空虛幻有」的念頭,落於前無始無明與後無始無明的一切因緣變化之中,永無止盡,也就是執有壽者相境界。要離壽者相,必須證悟與破除所有一切相對性的因緣假合,也就是無始無明,甚至包括不執「我已破除空執」的念頭,進而找回真正絕對性的原始佛性,也可稱為明心見性  。

具體分析,菩薩 救度眾生,首要教導眾生修行 「六度波羅蜜」: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 (或止觀 )、般若。

首先是布施 ,不管是財布施、法布施還是無畏布施,都不要著布施的相,既沒有行布施的我,也沒有受布施的人,更沒有所布施的物,三體皆空,那樣布施的福德才會像虛空一樣遼闊無垠。

無相修行

佛陀 提到了自己往昔修行忍辱波羅蜜時,被歌利王 割截身體的故事。忍辱仙人被節節支解,亦即千刀萬剮而能忍辱成功,關鍵是做到了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要破除四相及一切相,就要明瞭相狀或名相的本質是空無所有。佛說:「須菩提,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是名忍辱波羅蜜」。再如代表智慧的般若波羅蜜(第一波羅蜜),「須菩提,如來說第一波羅蜜,即非第一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以此類推,諸如持戒、精進、禪定,皆是名相,只有做到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才能真正地持戒、精進、禪定。

諸相非相

人們生活在現實世界中,須衣食住行交往,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分清他人、自己、外界、內心。現在要去除「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並非容易。

若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那將進入何等狀態?須菩提 按此邏輯推下去,那眼前說法的佛祖 也不是如來 了?佛祖 明白須菩提 的疑惑,因此明確地告訴他及聽法的大眾:「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即人們見到的一切都是虛假的幻相 ,當然肉眼看到的如來 也不是真正的如來,以慧眼來見如來,才是真見如來。要知道如來並無實質之形象,肉眼當然不能得見,只有真正見到「諸相非相」,才能得窺見如來 之真實面貌:「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不可以身見如來。」

正信希有

須菩提 擔心未來的眾生不會相信這種深法,佛祖 回應道:「須菩提 ,你不要這麼說,就是如來滅後五百年,還會有人相信這種法。這些人自然不是尋常人,也不是親近過幾位佛的人,而是在無量佛前種了善根的人,他們已經證悟了實相的離「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就是信受此經所說離四相的真實法的人,以此金剛心為實相,他們所種的善根已經非常深厚了。

非法無得

不但要破除四相 ,不執著於俗人眼中的「佛」,還要不執著佛所說的「法」,以及佛所證到的「法」。佛問須菩提,「我所說的『無上正等正覺 』是佛所證的『法』麼?」須菩提明白佛的用意,所以按照佛的說法進行了說明:「如我解佛所說義,無有定法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

何以故?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佛進一步詢問:「須菩提啊,你告訴我,如來當年在燃燈佛 的時候,是否證到了『法』?」須菩提斬釘截鐵地回答:「不,世尊,您當年在燃燈佛 位所,就『法』而言,實際並無所得。」

持誦功德

佛祖 說:「須菩提 ,如恆河 中所有的沙粒,每一粒變成一條恆河,這麼多條恆河的沙粒多不多呢?」須菩提 答道:「光一條恆河的沙粒變成的恆河就無數可計了,何況這麼多條恆河的沙粒呢!」這時佛告訴須菩提:「這麼多恆河的沙粒,每一粒再變成三千大千世界 ,假如有善男子、善女人用珍貴的七種寶貝裝滿這麼多三千大千世界,然後用這些珍寶去作布施,那他(她)得的福德多不多呢?」毋庸置疑,多得無法形容了。佛進一步講:「若善男子、善女人,即使能夠理解、接受本經中的四句偈詩、實行四句偈,然後給別人解釋,那麼他(她)得到的福德,比布施那麼多三千大千世界珍寶的人得到的福德還要多。」

爲了強調此經的重要,佛陀 又作了如下比喻:「假如有人早晨用恆河沙那麼多的身體和生命來進行布施,上午也用恆河沙那麼多的身體和生命來進行布施,下午還用恆河沙那麼多的身體和生命來進行布施,像這樣布施無量百千萬億劫的時間,那麼這個人所得的福德真是不可思議、難以言表了。可是假如另一個人聽了這部經,完全信任,沒有懷疑,那麼他得到的福德,比前面無量億劫每天布施三恆河沙那麼多身體和生命的人所得的福德還要多,如果他再去書寫、受持、讀誦、為人解說,那他的福德就更加殊勝無比了。」

樂極涕泣

須菩提 徹底理解了佛所講的甚深涵義,這種契入經藏所帶來的歡樂使這位長者老淚縱橫,以致在佛祖及一千二百五十位師兄弟面前喪失常態,忍不住哭泣起來,可見就是對解空第一須菩提 長者來說,也被深刻地明白了佛說的甚深妙義而感到由衷喜悅。由此看來,對佛法的無上妙義,重要的還是要悟佛知見、入佛知見,這要以長期修行六度 為前提,只能是日積月累、水到渠成,任何的急功近利、揠苗助長都會無濟於事,甚或會適得其反。

終極真理

佛在《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中,揭示了宇宙間至高無上的究竟真理,佛告訴尊者須菩提,盡虛空、遍法界的一切佛,以及他們取得的無上正等正覺 ,都是由這部經所明示、暗指所述的真實心如來藏所成,也因如此才說眾生與佛無二。

 

 

 

    全站熱搜

    妙蓮華心靈諮詢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