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銀娟的《我的 32 個臉孔》轉貼文章

一個討厭自己的人,32張不為人知的臉孔。(這些臉孔有些是我嗎?)


1
我非常討厭自己。
而且,我很怕別人知道這個秘密。

 

 

人群裡,我常掛著開朗的笑容,沒有人知道我其實好討厭自己。

 

我的身體好像裝了一個
隱形的水龍頭,
把許多心事
都緊緊地鎖在胸口。

 

從小到大,在師長與同學面前, 我都是成熟懂事、乖巧傑出的好學生。
但是一回到家裡,在爸媽面前,我卻成了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任性驕縱的巨嬰。



 

考完聯考時,明明自己考得不錯,我卻還是萬分焦慮,頻頻打電話給同學抱怨自己考得超爛。
這時,我便長了一張自卑又好勝的臉孔。

 

然而,看見公園裡的貓咪時,我又會變得好慈祥好和藹,不但拿出食物來餵牠,甚至還會囉哩囉唆地對牠講話。

 

於是,我又變成一張老媽媽的臉孔

 

朋友都說我是個容易入戲的人,玩電動時,我常又笑又跳,尖叫連連
真的,有時我會興奮到,都已經回家洗澡了,還在開心地大聲唱歌,宛如活潑好動的青少年。

 

而跟陌生人應酬的場合,我卻又會變得很彆扭,不知自己什麼時候該笑、什麼時候該皺眉。
這時,我又變成一個自閉害羞的兒童,和四周人的世界隔了一層看不見的紗門。

 

可是,在跟熟人相處時,我卻又非常地健談豪爽,
滔滔不絕聲如洪鐘。
這時的我,喧鬧得宛如是在公車頂上放肆的鼓手。

 

尤其,在好友們面前,
我常是耐心傾聽的臉孔,
彷彿心理醫生,
永遠在同理與治療大家的心情

 

那就像是24小時服務的生命線,一直都充滿愛心地面對朋友的心事與問題。

 

但,等到聚會結束、回家途中,我卻會為了
自己在聚餐時說錯的一句話而自責不已。
我會不停地想:我怎麼會這麼愚蠢?我怎麼可以說那種話?我怎麼會這麼可笑?

 

我一直試著要停止批判自己、鞭笞自己,可是,我的腦子根本不聽我使喚。
我總覺得,身體裡有另一個我,時時會跳出來批評自己,而真正的我則被囚禁在監牢裡,對那個老是評價我的傢伙無能為力。

 

於是,我會沮喪地躲在家裡哭泣,心裡難受得想要拿刀子刺自己。
有時甚至會痛苦得抓狂,站在陽台喃喃自語,彷彿一個精神不正常的人。


情緒跌落到谷底時,我根本不知道要如何才能熬到明天。
那種感覺,就像是個無家可歸、沒有未來的遊民,掛著一張抑鬱絕望的臉孔。

 

即使,如今我已找到了終生伴侶,也走入了婚姻,我仍無法抵抗憂鬱低潮的大浪來襲。
要如何才能讓先生明白,為何我會為了一件小事而想東想西,討厭自己?

 

 在國外唸書時,我是那麼地獨立自主,可以一個人去看電影,一個人去旅行,一個人去逛街,一個人去看病。
可是一回到台灣,回到先生身邊,我卻彷彿變了一個人,做什麼都吵著要他陪,好像我是個行動不便、難以獨自出門的人似的。

 

尤其在生病時,我便特別地軟弱,一定要先生陪伴我,即使他正在外地出差,也吵著要他即刻趕回來。
這時,我根本就是個黏人的小孩,一直殷殷等待著家人的歸來。

 

然而,跟先生吵架時,我卻又會暴跳如雷,大聲咆哮。那種情形,就像有幾十個暴怒的我,充滿恨意地從地獄爬出,不把對方摧毀決不休止。
這時的我,就長了幾十張青綠恐怖的臉孔。

 

而在跟先生冷戰時,我卻又可以整天不說一句話,冰冷漠然,對他視若無睹。
這時,我便是一張沉默冷淡、假裝入睡的臉孔。

 

而當討厭的長輩打電話來勸架時,我一看見來電顯示,就馬上變成隱形人,任由電話響個不停,我也不願去接聽。

 

種種的挫折與失意,都會讓我沉溺在幻想裡:如果我有個不一樣的童年、不一樣的家庭、不一樣的際遇...
如果我正坐在非洲的曠野,人生充滿精采的傳奇...
這時的我,就是一張沉迷夢幻,不切實際的臉孔

 

然而,一到出外洽公、談判協商的時候,我卻又會變得非常實際,凡事小心謹慎,算盤打得很精。
於是,同事眼中的我,便是一張眉頭深鎖、讓人很有壓力的嚴肅臉孔。

 

而當老闆在會議桌前滔滔不絕地誇耀他的當年勇時,即使我心裡十分不耐,仍賣力演出專心聽講的表情。
這時,我的臉上便掛著一張表裡不一的面具。

 


工作壓力很大時,我會忍不住一直看電視。明知道已經夜深了,我卻無法控制自己,黏在沙發上看了一部又一部的影集。
這時的我,宛如萬分疲憊、麻木茫然的中年男子,完全不像同事眼中精明強悍、講究效率的強人。



 

等到累得終於要睡了,我卻又變得很神經質,要再三檢查鬧鐘的設定,害怕第二天睡過頭。
還要一再檢查冰箱是否關好、瓦斯是否關緊,宛如得了強迫症的病人,一定要確定100%的安全,才敢入睡。

 

我常問自己, 有這麼多臉孔的我,算不算是一個虛偽的人?
甚至我會對著鏡子想:我是不是個很怪的人?別人會不會覺得我精神有問題?

 

雖然我覺得,胸膛裡好像長了各式各樣的自己,掛了形形色色的臉孔,但這些臉,只是為了掩飾藏在我身體深處,那個若隱若現的真正的我。

 

而我從來不敢讓大家認識那個真正的我。
因為我覺得,自己這麼奇怪,真的有人能接受嗎?有人真的能瞭解,而不會大驚小怪嗎?

 

在我心裡,自己的真面目,其實是一張怪異至極、跟這世界格格不入的臉孔


這裏頭有些臉孔好像是我嗎?
我認得或思想過這樣的臉孔嗎?

 

這段短短的文字,把我們帶向了銀娟的繪本世界。僅僅兩千字的詩文短札,緊密地,圍繞著,銀娟的三十二張臉孔。我們是好奇的觀眾,窺探著銀娟與自己心裡的對話,可是,千奇百怪的臉孔,卻驚醒了現實中的我們。一本隱私的小書,三十二張從夢境竄出的自繪像,讓我們置身於錯迭拼貼的萬花筒,隨著時間的轉動,我們竟然也看見,來自靈魂深處的一幕幕倒影。

在你心中,自己的真面目是什麼呢?是否是一張怪異至極、跟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模樣?是否因為自己那麼怪異,而從來不敢讓大家認識那個「真正的我」?人們可能會自我隱藏,不喜歡別人認識自己的真面目。

一個討厭自己的人,三十二張不為人知的臉孔,串成一則神秘而獨特的故事。面對著鏡子,凝視眼前這麼多的臉孔,有的像面具,有的表裡不一,而銀娟卻堅持要找回那個若隱若現的「真正的我」。

是否你也繪過自己的臉孔?還是,你一直不敢正視自己,也逃避去瞭解自己?

全站熱搜

妙蓮華心靈諮詢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